<fieldset id='dlkk'></fieldset>

      <ins id='dlkk'></ins>

      <i id='dlkk'></i>
      <dl id='dlkk'></dl>

        <code id='dlkk'><strong id='dlkk'></strong></code>
      1. <tr id='dlkk'><strong id='dlkk'></strong><small id='dlkk'></small><button id='dlkk'></button><li id='dlkk'><noscript id='dlkk'><big id='dlkk'></big><dt id='dlkk'></dt></noscript></li></tr><ol id='dlkk'><table id='dlkk'><blockquote id='dlkk'><tbody id='dlk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lkk'></u><kbd id='dlkk'><kbd id='dlkk'></kbd></kbd>

          <acronym id='dlkk'><em id='dlkk'></em><td id='dlkk'><div id='dlkk'></div></td></acronym><address id='dlkk'><big id='dlkk'><big id='dlkk'></big><legend id='dlkk'></legend></big></address>

          <i id='dlkk'><div id='dlkk'><ins id='dlkk'></ins></div></i>
          <span id='dlkk'></span>

          竹筍命案

          • 时间:
          • 浏览:33

            明朝萬歷年間,東昌府的知府馮文龍聽訟清明,決事果敢,很受百姓愛戴。這天,住在東昌府城郊的崔秀才帶傢人前來報案,說夫人前天晚上丟失瞭。馮文龍一聽,心中頗為不解,趕快讓崔秀才細細講來。
            從崔秀才一行人的嘴裡,馮文龍得知,前天晚上崔秀才夫人爭吵瞭兩句,然後崔夫人便收拾包裹走出瞭傢門。剛開始崔秀才還以為是夫人和自己生氣,回娘傢瞭。沒想到,第二天他去嶽丈傢,對方卻說夫人根本沒回來。事不宜遲,兩邊的人趕緊發動親朋好友尋找起來。可是找遍瞭所有能去的地方,卻沒有半點音信。這不,實在找不著,崔秀才他們才跑來告官。
            馮文龍聽後,馬上吩咐官府衙役走街穿巷到處打聽,可是一連兩天,也沒有打聽到什麼有用的線索。馮文龍心想,也許崔夫人在回娘傢的路上被惡人劫持走瞭,或者是被人殺瞭。可是不管怎麼樣,在他的管轄地帶丟瞭人,他一時也變得無計可施瞭。
            因崔傢人口失蹤搞得馮文龍心緒甚煩,他叫來最為信任的捕快馬勇,獨自去郊外散心。此時正是驚蟄時節,地裡的小草剛剛冒出嫩嫩的青芽,滿目皆是剛剛翻耕待撒種的肥田,一片春意萌動的景象。他帶著馬勇踱著腳步在郊外的小徑上慢慢行走,忽然,他聽到遠處有一位老年婦人站在一個田間地頭高聲叫罵著。
            馮文龍聞聽,疾步趕到,詢問老婦為何叫罵。那婦人一看此人文質彬彬,像個讀書之人,便憤憤地罵道:“我在罵哪個該天殺的把我傢這一片好端端的竹筍給挖走瞭。”
            馮文龍低頭一看,果不其然,面前一片長著一個個粗大竹筍的田地被刨得坑坑窪窪。
            “真是可恨。老人傢,你可知面前這位是誰,他就是咱們知府大人。”方勇說道。
            一聽是斷案如神的馮大人,老婦納身便拜:“大人可要為小民做主,一定要把偷盜我傢竹筍的人給抓回來。要知道,這可是我傢的命根子啊。”
            “老人傢放心,這是小事一樁,不須勞駕馮大人,近日我便給你一個明確的答復。”方勇說完,問瞭老婦人的住所,便隨馮文龍離開瞭。
            不覺之間,時已晌午,二人看郊外一條河邊有一處酒館,便抬腳走瞭進來?
            店小二快步跑來,一看二人穿著打扮就知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便急著推銷店中拿手好菜。馮文龍平時喜愛美食,興趣盎然地問道有何佳肴。店小二極力推薦羊肝炒春筍。馮文龍聽後,微微點頭。
            不一會兒,菜便端來。馮文龍一嚼春筍,微皺眉頭:“筍質還倒細嫩松脆,但卻不甚新鮮!” 
            店小二聽後,豎起大拇指:“客官一看就知是廚藝行傢。實話說,這筍是前日早上送來的,我們雖細心貯存,但還是和剛從地裡挖出來的差瞭一些。”
            “哦。”馮文龍立即想到今日老婦人丟失竹筍的事情,馬上警覺地問道:“此竹筍你是從何處得來?”
            “我是本府捕快,此位便是知府馮大人,還不快快講明!”方勇呼地站起身來。
            店小二一看這架勢,馬上說道:“小人是從賴大那裡買來的。”
            “賴大?”方勇笑瞭,轉頭對馮文龍回道:“大人,這賴大是附近有名的雞鳴狗盜之徒,光從我這裡經手有關他小偷小摸的事兒就有好幾樁。我想,這竹筍肯定又是賴大偷來的。吃罷飯,去賴大傢逮住他一審便知。”
            方勇和賴大看來打交道甚多,從酒館出來久,便和馮文龍來到位於城郊一所茅草屋裡。方勇喊瞭幾嗓子,卻並無人回音。
            見屋門虛掩,方勇便和馮文龍推門走瞭進去。這一進去,可把二人嚇瞭一跳,隻見賴大赤身裸體躺在床上,一片血污。方勇箭步上前,一摸賴大鼻孔,已斷氣瞭。
            馮文龍伸手一探賴大衣內體溫,又翻瞭翻賴大的眼睛,說道:“死者應是昨晚被人所害。”
            馮文龍一看現場,發現賴大之死看來並無外人所知,於是馬上讓方勇把住屋門,仔細地勘查起來。可是查瞭半天,隻發現賴大是被人用刀劍之類的兇器刺死,並沒什麼其他的發現。
            突然,他看到賴大的床鋪下面竟然有一支玉制毛筆。他突然生疑,心想一個大字不識的慣偷難道還喜歡舞文弄墨不成?待他拿起玉筆仔細一看,隻見白色的玉筆桿上清晰地寫著“崔亦貴”三人字。
            崔亦貴?馮文龍突然想瞭起來,昨日來報案說自己夫人失蹤的那個員外不正是叫崔亦貴嗎?他的玉筆怎麼在這裡?
            馮文龍以他多年的判案經驗意識到,賴大的死也許和崔亦貴夫人失蹤案有關系。他讓方勇派人把守住現場,便打道回府瞭。
            一回到城內,馮文龍便派捕快把崔亦貴喚來。大堂之上,馮文龍亮出那支從賴大鋪下搜到的白玉毛筆,問道:“崔亦貴,你認得這支玉筆嗎?”
            崔亦貴神色一怔,馬上鎮定地說:“認得,這是我前些時送給賴大的。大人,它怎麼在您的手上?”
            馮文龍厲聲喝道:“大膽狂徒,休要在本官面前裝瘋賣傻,還不快快把你昨夜如何把賴大所殺之事一一道來!”
            崔亦貴跪倒在地,大聲叫道:“大人,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賴大死瞭,他什麼時候死的?”
            馮文龍又問道:“昨夜你在何處?”
            “在傢中睡覺。”崔亦貴立即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