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fyt5c'><strong id='fyt5c'></strong><small id='fyt5c'></small><button id='fyt5c'></button><li id='fyt5c'><noscript id='fyt5c'><big id='fyt5c'></big><dt id='fyt5c'></dt></noscript></li></tr><ol id='fyt5c'><table id='fyt5c'><blockquote id='fyt5c'><tbody id='fyt5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yt5c'></u><kbd id='fyt5c'><kbd id='fyt5c'></kbd></kbd>
          <dl id='fyt5c'></dl>
          <acronym id='fyt5c'><em id='fyt5c'></em><td id='fyt5c'><div id='fyt5c'></div></td></acronym><address id='fyt5c'><big id='fyt5c'><big id='fyt5c'></big><legend id='fyt5c'></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fyt5c'></fieldset>

          <code id='fyt5c'><strong id='fyt5c'></strong></code>

          <span id='fyt5c'></span>

        1. <ins id='fyt5c'></ins>

            <i id='fyt5c'><div id='fyt5c'><ins id='fyt5c'></ins></div></i>
            <i id='fyt5c'></i>

            紡花娘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6
            從前,有一個命苦的女人,年紀輕輕就死瞭丈夫,帶著一雙兒女跟著婆婆過日子。可婆婆又偏偏是一個非常刁蠻、利害的老太婆。

              婆婆不僅不讓女人吃飽、穿暖,還天天逼著女人紡棉花賺錢。村裡人都把那女人叫做“紡花娘”。

              這天晚上,紡花娘又冷又餓的坐在花車前紡棉花。突然,她感覺背後有人。轉過頭一看,把紡花娘嚇瞭一大跳。一個翻白眼、長舌頭、細脖子的吊死鬼站在她面前。

              吊死鬼對紡花娘說:“死瞭吧,死瞭吧,死瞭不用紡棉花。”

              聽吊死鬼這麼一說,紡花娘就想,自己天天沒日沒夜的紡棉花,啥時候是個頭呀,還真不如死瞭的好。可轉過來又一想,自己死瞭誰來照顧自己的兒子,就不理會那吊死鬼瞭,低下頭接著紡棉花。

              第二天,吊死鬼又來瞭。

              吊死鬼對紡花娘說:“死瞭好,死瞭好,死瞭能穿大棉襖。”

              聽吊死鬼這麼一說,紡花娘就想,自己天天沒日沒夜的紡棉花,連件棉襖都穿不上,還真不如死瞭的好。可轉過來又一想,自己死瞭誰來照顧自己的女兒,就不理會那吊死鬼瞭,低下頭接著紡棉花。

              第三天,吊死鬼又來瞭。

              吊死鬼對紡花娘說:“死瞭算,死瞭算,死瞭天天吃白面。”

              紡花娘越想越委屈,就解下來腰帶,把自己吊在房梁上自殺瞭。

              那吊死鬼趁機霸占瞭紡花娘的肉身,投胎到紡花娘身上。

              吊死鬼伸手解下腰帶,把自己放下來。坐在花車前,開始學著紡花娘的樣子紡棉花。

              就在這天晚上,婆婆怕兒媳婦幹活偷懶,就半夜裡跑到紡花房檢查兒媳婦幹活情況。

              當吊死鬼投胎成的紡花娘轉過頭時,差一點沒把婆婆嚇死。原來,吊死鬼雖然霸占瞭紡花娘的肉體,卻還是個吊死鬼的模樣,翻白眼,長舌頭,細脖子。

              婆婆連滾帶爬的跑回屋去。

              天剛亮,婆婆便把村子裡的神婆找到傢來。那神婆別看平時騙吃騙喝,卻還是個心眼不壞的老太婆。神婆見到端莊賢惠的紡花娘被婆婆折磨成這個樣子,非常氣憤,就有心幫助紡花娘。

              神婆就對婆婆說:“白眼翻,白眼翻,冬天沒有棉襖穿。”

              婆婆想到瞭自己往日對兒媳婦的種種刁難,良心發現,趕緊把大棉襖給兒媳婦送過去。

              也就奇怪,吊死鬼穿上棉襖後馬上就不翻白眼瞭。

              可是到瞭晚上,婆婆看著兒媳婦的長舌頭還是害怕。

              天一亮,婆婆又把神婆叫到傢裡來。

              神婆就對婆婆說:“舌頭長,舌頭長,肚裡沒有過夜糧。”

              聽完神婆的話,婆婆趕緊做瞭一碗熱湯面親手端給兒媳婦。

              吊死鬼喝完熱湯面,舌頭馬上就縮回去瞭。

              再說那紡花娘,受到吊死鬼的欺騙和誘惑上吊自殺,但是由於牽掛自己的兒女,並沒有走遠。紡花娘看到自己死後,婆婆對那個吊死鬼又是送棉衣、又是做湯面,真是幹著急沒辦法。

              紡花娘來到陰間才發現,這裡根本就不是吊死鬼說的那樣好,一個孤魂野鬼別說是穿衣吃飯瞭,連個歇腳的地方都沒有。一陣陰風吹過,紡花娘不禁渾身都發抖。

              正在這個時候,紡花娘感覺背後有人拍瞭她一下子。紡花娘忙回過頭,背後卻站著一個青面鬼,再仔細一看,那個青面鬼竟然是自己死去的丈夫。

              青面鬼對紡花娘說:“孩他媽,孩他媽,這些年受苦啦!”

              紡花娘對青面鬼說:“孩他爸,孩他爸,吊死鬼進咱傢。”

              青面鬼告訴紡花娘,他聽說吊死鬼來到自己傢裡搗亂的消息後,就趕緊往傢裡趕,沒想到還是來晚瞭。青面鬼說紡花娘的陽壽還沒有到,是受到吊死鬼的欺騙才來到陰間的,就拉著老婆去閻王爺那裡告狀。

              碰到這樣的事情,閻王爺也很為難,因為那吊死鬼已經投胎到瞭陽間,陽間不是自己管轄的地盤呀。閻王爺看著紡花娘跪在大堂之下,哭哭啼啼實在可憐,也是可憐他夫妻那對沒有瞭爹娘的孩子。

              “你的肉身已經被吊死鬼占去,你再投胎做人是不行瞭。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讓你投胎做個母雞,回到你陽間的傢去。”閻王爺對紡花娘說。

              紡花娘低頭一想,隻要是能再回到陽間天天守著自己的兒女做母雞就做母雞吧,做母雞還用不著天天紡棉花呢。

              為瞭照顧孩子,紡花娘和丈夫青面鬼相擁依依不舍的哭泣瞭一陣子,就投胎回到她陽間的傢。

              紡花娘為瞭能讓她的那雙兒女吃上雞蛋,每天早晨都下兩個雞蛋。然後,紡花娘就“咕咕嘎嘎”的召喚兒女起床。

              如果是女兒來拿雞蛋,紡花娘就沖女兒叫著說:“嘎嘎咕,嘎嘎咕,衣服破瞭沒人補。”

              如果是兒子來拿雞蛋,紡花娘就沖兒子叫著說:“咕咕嘎,咕咕嘎,孩子從小沒瞭媽。”

              天長日久,女兒和兒子都能聽懂瞭母雞說的話。

              女兒和兒子就把母雞說的話告訴瞭吊死鬼。吊死鬼一聽害瞭怕,吊死鬼知道那是紡花娘回來找自己算帳來瞭。

              吊死鬼有心把那隻母雞給殺死,可是又怕被婆婆怪罪。

              這天,吊死鬼故意把花車弄壞,讓花車發出來“唧唧”的聲音。婆婆聽到花車的聲音不對,就忙跑過來看。

              吊死鬼就對婆婆說:“唧唧唧,唧唧唧,勤勞的媳婦想吃雞。”

              婆婆聽到吊死鬼的話可給氣壞瞭。這個媳婦真是不知道好歹,自從穿上瞭大棉襖,喝上瞭熱湯面,紡出來的花是一天不如一天,現在又變著法子的要吃雞肉。

              看來那句老話說的真是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想到這裡,婆婆從門後面抄起來掃把就沖著吊死鬼的頭上打過去。

              那吊死鬼的脖子本來就細,婆婆這一掃把過去,就把吊死鬼的脖子給打歪瞭。

              吊死鬼沒有害成紡花娘,卻被婆婆打歪瞭脖子,越想越生氣。

              夜裡,吊死鬼從柴房拿來砍柴刀,悄悄的走近雞窩。

              紡花娘聽到瞭雞窩外面有動靜,想動,卻又動彈不得。因為所有的雞都是夜盲癥,到瞭晚上就啥也看不見瞭。

              紡花娘正想叫,卻被吊死鬼抓住瞭嘴。

              吊死鬼對著紡花娘說:“讓你不在陰間好好待著,跑到這裡給我搗亂,現在我就把你再送回到陰間去。”

              吊死鬼揮刀就砍,可是她的手卻被人從後面牢牢的抓住。吊死鬼一回頭,看見瞭怒容滿面的青面鬼。

              青面鬼說:“吊死鬼,吊死鬼,來世沒有胳膊腿。”

              說完,青面鬼就搶過來柴刀,一下子砍掉瞭吊死鬼的腦袋。

              青面鬼連夜趕到地府,向閻王爺自首,說自己殺死瞭吊死鬼。閻王爺說,那吊死鬼也是罪有應得。還說那吊死鬼不配再做人瞭,連做豬狗都不配。

              牛頭馬面受閻王爺之命,趕到出事地點,把紡花娘肉身上的腦袋接好,讓紡花娘重新回到她自己的身體上去。

              接下來,牛頭馬面還把那個吊死鬼變成瞭村東頭一棵張牙舞爪的歪脖子老槐樹,這次吊死鬼還真的就沒有瞭人的胳膊腿,連腦袋都沒有瞭。

              早晨,婆婆醒來發現媳婦躺在雞窩跟前,再一摸身子冰涼冰涼的,那隻母雞也死瞭。

              婆婆嚇壞瞭,趕快找來瞭神婆。

              神婆走到紡花娘跟前,蹲下身子說:“紡花娘,紡花娘,回傢吃雞住新房。”

              紡花娘就睜開瞭眼睛。

              婆婆就想,兒媳婦如果真的死瞭,自己帶著兩個孩子還真是沒法子過,從此就對紡花娘好起來。

              那一天,紡花娘一傢子高高興興的吃瞭一頓雞肉。當然,一起吃雞肉的還有村裡的神婆。

              因為紡花娘勤勞能幹,紡出一手的好棉花,村裡的人都爭著把花送到她那裡紡。到瞭年底,紡花娘傢裡還真的蓋起瞭大瓦房。

              再說那個吊死鬼,雖然是變成歪脖子老槐樹不能主動出來害人瞭,但還總是想法子勾引村裡一時想不開的人去上吊。

              第二年,村裡就有兩個和傢裡鬧矛盾,一時想不開的小媳婦在那棵歪脖子老槐樹上吊死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