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huo60'><strong id='huo60'></strong><small id='huo60'></small><button id='huo60'></button><li id='huo60'><noscript id='huo60'><big id='huo60'></big><dt id='huo60'></dt></noscript></li></tr><ol id='huo60'><table id='huo60'><blockquote id='huo60'><tbody id='huo6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uo60'></u><kbd id='huo60'><kbd id='huo60'></kbd></kbd>
    2. <dl id='huo60'></dl>
        1. <fieldset id='huo60'></fieldset>
          <span id='huo60'></span>

          <acronym id='huo60'><em id='huo60'></em><td id='huo60'><div id='huo60'></div></td></acronym><address id='huo60'><big id='huo60'><big id='huo60'></big><legend id='huo60'></legend></big></address>
          <i id='huo60'></i>
          <i id='huo60'><div id='huo60'><ins id='huo60'></ins></div></i><ins id='huo60'></ins>

          <code id='huo60'><strong id='huo60'></strong></code>

          尋寶風雲錄

          • 时间:
          • 浏览:9

            樂天龍用力地攀過瞭一塊巨巖石,站在山崖之上,兩眼貪婪地看著這個隱蔽的山洞,嘴裡喃喃地道:“找到瞭……”那受瞭劍傷紮著麻紗的左臂好像不太痛瞭。樂天龍右手抽出腰間鋼刀,削去遮蔽著山洞的藤蔓,眼前露出瞭一個山洞。樂天龍將鋼刀交到左手,然後從懷中取出瞭一片羊皮箋看瞭又看,臉上浮現出堅定的神色。

            山洞很淺。樂天龍很快便走到瞭山洞盡頭。漆黑中,樂天龍用手摸到瞭一道鐵門,卻沒有上鎖,樂天龍用力一推。鐵門便開瞭,裡面竟然是一個足可容納百人的大洞,洞底很高,四面也很寬敞,而且上面有幾個小洞,日光從小洞直射進來,照得裡面光可視物。顯然這是經過人工細心設計的。

            “嗖嗖嗖”三聲,三柄飛刀從通道飛快射出,直逼樂天龍的面門。樂天龍雖然心中一凜,卻立即停步使出一招“鐵板橋”,飛刀才從他的面部一一擦過,打在洞壁上。接著,兩個身影飛進洞來,其中一個魁梧老者提腿便往樂天龍的面上踏去,樂天龍仍是一個“鐵板橋”,又躲開瞭老者的突然襲擊。樂天龍翻身正想站定,另一個同行的老者亦沖上前來,樂天龍提出鋼刀,準備另一番廝殺。可是那個魁梧老者忽然道:“你知道為什麼你從洛陽搶到藏寶圖西來祁連山,一路上不斷遭到群雄追殺,卻在出瞭嘉峪關以後,所有追蹤你的人忽然都不見瞭嗎?”

            樂天龍的確曾經感到奇怪,但他總是以為是自己躲藏得好而已。

            那個魁梧老者繼續道:“從嘉峪關到五門峽短短的二百餘裡路,黑馬寨、天池雙怪、陵川劍俠、笑佛天玄和尚和洛陽七劍,一共是五起三十二人,都被我們截下瞭。”

            樂天龍無話可說,因為那老者說的人都曾經追殺過他。那個魁梧老者詭異地笑瞭笑道:“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幫你去殺那些人嗎?”不等樂天龍回答,他已先說瞭出來:“那是因為我們希望能通過你來找到這個寶藏。”

            樂天龍冷冷地道:“也好,讓我先找出埋下的金銀珠寶,然後你們可以順手牽羊地搶走……”

            那兩個老者同時哈哈大笑,“嗯,差點忘瞭告訴你,老夫復姓令狐,單名一個正字。”

            樂天龍臉色一變,看著另一個老者道:“你姓羅還是姓朱?”

            身後傳來瞭冷冷的聲音:“老夫是羅四海,咱們正是‘祁連三鷲’!”

            樂天龍大吃一驚,正想向側躍開時已是慢瞭一步,隻覺背心一陣劇痛,一柄長劍已從他的背心刺入,直透胸口穿瞭出來。

            不知從何處又竄出一位老者,冷冷地道:“老夫朱俠。”

            令狐正環顧四面洞壁,摸索瞭好一會兒仍沒發現什麼。羅四海也試著敲打地面,地下卻是堅硬的巖石。令狐正看瞭洞壁上插著的三柄飛刀,兩道眼眉微微皺起,向羅四海和朱俠道:“老二、老三,你們搜一搜姓樂小子的身,取出那張藏寶圖再看看,有沒有其他的蛛絲馬跡。”

            兩人應瞭一聲便走到樂天龍身旁蹲下來,朱俠取出瞭那張藏寶圖看瞭又看,再交給瞭羅四海,羅四海也看瞭好一會兒,也沒有看出什麼。兩人正想將那張藏寶圖交給令狐正,卻聽得“嗖嗖嗖嗖”四聲破空之聲,羅四海和朱俠哼也沒哼一聲便氣絕身亡。

            正當令狐正興奮之極時,忽然一些江湖傳說在腦際閃過:有十二人在山西尋得寶藏寶箱,卻被寶箱射出的短箭殺光,結果寶箱內的金銀珠寶讓一個路過的小樵夫得瞭;四十多人在湖廣交界尋得前朝末帝的寶藏,卻被塗上的劇毒弄得相互嚙咬,瘋癲神喪,其他尋寶客隻得將寶藏焚毀;還有很多寶藏機關的傳說……

            令狐正看著那個鐵箱想瞭一會兒,覺得還是應該小心點,免得辛苦瞭一場卻要命喪荒山。令狐正退瞭幾步,揚手使勁向鐵箱射出瞭三柄飛刀,“叮叮叮”三響,飛刀射在鐵箱的蓋子上,鐵箱蓋子“吱”地一聲被飛刀的勁力揭起瞭,令狐正也乘機倒退出去,側身躲在破墻之後,竟不敢抬頭張望。過瞭好一會兒,洞內並沒有什麼異樣聲響,令狐正才一步步地走近鐵箱。

            鐵箱似乎沒有機關!

            令狐正並沒有放松戒備,卻見箱中沒有金銀珠寶,隻有一隻很精致的木盒子,令狐正微有失望,心裡想道:“一定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於是便用飛刀輕輕地挑起瞭小木盒的蓋子,盒子裡隻有一張羊皮箋。

            令狐正喃喃地道:“難道是另一張藏寶圖?”

            令狐正用飛刀輕輕挑起那張羊皮箋,走到大洞的光亮處細細閱讀,卻是愈看愈怒,臉色大變,到後來忍不住大吼一聲將羊皮箋擲於地上,在狂笑聲中沖出山洞,走得不知所蹤。

            原來羊皮箋上是這樣寫著:

            賢兄:

            你我各藏一物並相約比試尋寶之戲,若你先得此箋則小弟甘拜下風,請攜此箋到洛陽小弟之居處來,以共同享用美味酒宴。

            愚弟聶宏仁敬上